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381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初章 寒容玉骨識殘痕 傾國佳人現春城

  男子看來是喝了不少,醉的一塌糊塗,腳邊還有著幾個見底的空瓶。咕噥一聲,他翻身坐在二樓大紅楹柱與扶手之間,這個角度實在不好,前方會被繡有「天樂坊第一歌姬小鳳仙」的布幔擋住。能夠看的清楚的,也只有欄杆間一條條的細縫。正因如此,沒有人想來跟他搶這個位置。說來也怪,依他的神情,似乎是對這件轟動全城的大事沒有興趣。但他的眼神卻是直直的盯著正在等待歌女出場的戲台,嘴角更是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喂!小子!給大爺我閃開!」

  一柄亮晃晃的蟠龍大刀不客氣的落在他的腳邊,醉態男子挑眉,打了個大呵欠。

  真是沒眼光,這種位置也來搶?他微微的抬頭想要看清來人的樣子。

  不知是那人的身型太高還是男子的位置太低,從他的角度僅能看到刀柄上,與粗魯口氣相當不符的修長手指,以及充滿力度與風霜的指繭。

  「喂!小子!本大爺在叫你,你是耳聾了嗎?」

  看不到不如不看,男子轉回頭直盯著戲台,掏了掏耳朵,嘻笑道「大爺可是要看那新來的歌女小鳳仙?這個位置不好,看不清楚,讓本山人來指點指點你~」

  他指了指擠滿人潮的大廳觀眾席中央「這個位置最好,離小鳳仙最近,說不定人家上台時還能撈撈美人的衣襬過過癮~」

  接著再指了大廳左右兩側「這兩個位子其次,人家說猶抱琵琶半遮面,側著看美人,更有朦朧的美感!」

  最後指著二樓的雅房「吶~這長春客棧二樓的雅房也是個好選擇,既能欣賞美人的歌聲,又能全觀美人的身段,最重要的是清靜!」他再次的用著眼角餘光上探,朝著那人咧嘴痞笑「大爺著麼神武英明,怎會眼矇著來跟小的爭這個渾位呢?」言下之意就是沒眼光的人才會來和他搶囉!

  那人似乎也聽的出來,他不悅嘴角一抽,右手揚刀就是乾淨俐落的直砍。

  平凡無奇的一式,卻帶著千萬斤的壓力直逼男子的臉前,沒有多餘的花招,卻讓人備感壓力。

  而痞笑的男子卻是身形不動。

  『高手!』他在心中評估著,臉上依舊是那付不蘊不火,天塌下來也不關我事的弔兒郎當模樣!眼底精光一閃,那人的刀已在他的額前三分凍結!

  就在他鬆懈之時,本能的警覺卻讓他身影移動,幾乎是以看不見的速度轉身避開。其實他是不用避開的,因為那危機已由他的本能化解—一道遭到凍結的刀氣隨即在空中崩落—僅距離他耳際三吋。

  「哎呀~大爺您小心啊~刀劍是不長眼的!」邊說邊踩著醉意的腳步,繞到了紅柱後方!『無刀無心的境界?此人是……』同時他也在心中忖度著那人,發覺那人身形高挑,臂膀結實,面容也稱的上是冷峻,要不是正面臉上有一道橫過鼻樑以及由右額至右頰交錯成的十字形炸裂性傷疤,他真的要為這位粗獷客人的風采鼓掌。

  「寒冰訣……?」那人驚訝的低喃,並運功抵抗手上隱隱凝結的薄霜。他低吼一聲,將手中長刀隨意一扔,卻是朝著微笑男子的喉頭而去!

  刀身穿透柱上而過,如同切豆腐似的輕而易舉,無聲無息!

  而男子又恰恰好的屈身避過。就在此時他感到面上一陣風壓逼近,那人看來仍尚未出手,而四周壓力卻是朝著他捲近。他隨手拾起地上之未喝完之酒瓶,唇邊笑容依然自若。

  「哎呀!」他大叫一聲,像是不勝酒力的朝著風壓中心撲去。

  這一撲,瓶中液體傾洩而出,隨著無形氣勁翻滾攪動,卻在一轉之後神奇的流回瓶中,而原先襲來之氣流也被這麼攪和而抵消!

  客棧間的群眾完全不知道,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二樓走廊,一場驚世之戰竟是如此怪異收場。

  兩人再次凝視對方,驚險於方才千鈞一髮的死亡危機,又對對方的身分有些了然於心!

  「呼~好險啊!」男子嘻笑的道,將瓶子遞給那臉色正難看的人「這『青玉釀』可是從飲品中的精華,如何,要不要嘗一口?」 

  那人接過酒瓶,大酌一口!

  「這是茶?」

  「是啊~我有說過這是酒嗎?」男子仍是痞痞的笑著。

  「你沒醉?」

  「我有說過我醉過嗎?」

  那人一臉苦笑不得的看著笑的奸詐的男子,露出難得的笑容。

  「十字殘痕。」他報上名號。

  「寒容荼心缺。」回敬給十字殘痕一個天字號特奸笑容。

  「玉骨茗香。寒容荼心缺?」他發出疑問。

  「掠殘刀.十字殘痕?」不承認也不否認,那就等於默認。

  兩人相視而笑,一股惺惺相惜的情緒自他們笑中響起。

  驀的,一名頭戴白紗,身材嫚妙的女子用著好聽的嗓音輕換著十字殘痕,蓮步輕移,緩緩走近他們。

  「殘痕?」

  「泉兒。」男子的語氣充滿豪氣,他攬過女子的腰,笑道「和你介紹,這位是玉骨茗香.寒容荼心缺!」

  他轉向寒容荼心缺「這位是我的紅粉知己—瀅泉!」

  聽到這話寒容荼心缺的眼一瞬間亮了起來「可是那位人稱江南第一花魁的瀅泉姑娘?」

  瀅泉點了點頭「正是奴家。」

  「哈!」荼心缺笑道「想不到來一趟臨春城,除了一觀天樂坊第一歌姬之外,還能見識到江南第一花魁。真是獲益匪淺,不虛此行啊!」




(兩年前就寫到這...未完待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