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 Chateau
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28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2



紀翔的我行我素已經不是一兩天了,對於這個一百八十四公分,標準模特兒身材,酒紅色頭髮碧綠瞳孔還有著古銅色肌膚在維也納學習音樂鋼琴小提琴做詞作曲都一把罩沉靜時氣質皺眉時憂鬱微笑鉤人心魂怎麼看都好看的任性混血兒,金皓薰一直以為忽冷忽熱只是他的個性使然,卻沒有想到會被忽略的這麼嚴重。

這種情形,又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

好像又回到他剛進公司兩人有如陌生人一樣的氣氛。

「紀翔~~」某隻看起來像是被拋棄的猴子,張著淚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憐的看著在吧檯喝酒的紅髮男子。

紀翔沒有理會他。

「紀翔......」某只猴子垂著耳朵,張著無辜大眼眨巴眨巴的厚臉皮的坐在他身旁的空位。

「靠這麼近,要是被八卦紀者寫下藝人的負面報導怎麼辦?你這個經紀人再不用功也要有點常識吧。」
他可不會忘記自己被「寫成」同志時的軒然大波。

「我......可是......」失意的猴子點了杯酒,淺色的脣沾了些琥珀色液體,顯得有些誘人。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

「你以為你這種表現你父親就會高興了嗎?唔.......」被說錯話的懊悔以及野猴子不經意展現出來的誘人欲望折磨的男人,臉色有點不好「我是說,至少,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父親的關愛。」

「你......你這是在安慰我嗎?」像是被拋棄的動物重新被主人摸頭,金皓薰驚喜的看著他。

深陷於「這傢伙就只有直覺一流」、「要是一不小心說不定會被他發現」的陰鬱中,紀翔舉起手中的高酒精液體,想要掩飾甚麼的一口灌入。「我是怕有人讓個人情緒造成翱翔天際的營運危機。」

「我哪有這麼誇張?」再度回復到被拋棄的猴子狀。

金皓薰難得的不再吵鬧,低頭思念過世的父親,不善飲酒的淺色的小舌無意識的舔著杯緣薄涼的酒液,冰塊被晃動而敲擊的破碎聲音,交織成一副「請來享用我吧!」的畫面。

紀翔開始有點厭惡起Nineteen Bar那恰到好處的燈光了。

忍耐住想推倒這個男人,撕開他的衣服狠狠侵犯的動作,自小養成的自制力及多年來學會的不動聲色,他下意識的想些別的事情,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怎麼不找蕭依莉來陪你?」一開口他就有些後悔,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活像個妒婦似的。

「依莉啊......」猴子這下子連尾巴都抬不起來了,「她剛下片,被黎華約去吃飯了!」

所以才來找我?沒辦法不被「備胎」這兩個字所影響,男人強做鎮定的繼續問「怎麼?你不是去接她?」

「是啊......其實她也有問我可不可以跟黎華去吃飯,我覺得藝人有交朋友的自由,就答應了!」

「......」幸好被野猴子有如鋼筋一般粗的遲頓神經所氣壞的人不只他一個。紀翔慶幸的想。

「紀翔,我是不是不該這麼大方啊?」

咬咬牙,紀翔,不要被猴子愚蠢的問題動搖了你的冷靜,他喜歡蕭依莉的事情你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再怎麼樣,都是她自己的選擇。」不要期待,紀翔,小猴子是一般人,不要有期待。

「可是,我覺得好鬱悶。我好想要有人陪。」猴子的眼睛開始出現淚光。

「你喝醉了。」不想再聽他對蕭依莉的濃厚愛意,紀翔冷漠的撇過頭。

「你怎麼能這麼冷靜?」小猴子被他的態度傷到「紀翔,你一定沒有真心的愛過一個人!」

「誰說沒有?」他咆嘯了出來,那他現在是陪著誰?為了誰忍受心愛的人對其他人吐露愛意?為了誰催眠自己這樣兩個人獨處也好過一個人痛苦的思念?

金皓薰被嚇到的看著失控的紀翔「你......你有喜歡的人?」好苦悶,怎麼驚訝的感覺還是蓋不過苦悶的感覺呢?

「我喜歡的那個人啊......」他閉上眼,絕望的開口「我喜歡聽他叫我的名字,喜歡看他單純的笑容,喜歡他做事情充滿鬥志活力的樣子,喜歡他偶爾的迷糊脫線,喜歡他無論我怎麼冷淡都願意接納我的溫柔.....」張開眼,紀翔墨綠的深邃瞳孔看著金皓薰。「皓薰,你了解嗎?」

「啊.......?喔!」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我......我懂!」金皓薰拼命的點頭。

「你...懂?」遲疑了一下,紀翔馬上哭笑不得的反應過來,你懂得是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吧?自己豁出去跟告白沒兩樣的表白,還是無法傳達到他的心裡啊!

「那個人是誰?」金皓薰急著問。

「我不會告訴你的。」

「為什麼?告訴我嘛~」

「我不想回答的問題,你一輩子也問不出來。」

野猴子不滿又委屈的盯著他一會兒,突然像是想開了一樣的嶄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你不想講也沒關係,紀翔,能夠被你那麼深愛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

苦澀的揚起嘴角「可惜他不愛我。」

「咦?為什麼?」

「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那不就跟我一樣?」小猴子的雙眼頓時充滿同情與理解,白皙的雙手握住他古銅的大掌「紀翔,現在有你陪著我真好,兩個人在一起,就覺得沒有那麼寂寞了。」

「我可沒你那麼失敗。」回給他一個笑容,紀翔強忍住要奪眶的淚水。

皓薰,不要總是這麼溫柔,不要每次澆熄了我的希望以後又給我希望,不要總是無心的說出會讓我動搖的話。皓薰,皓薰......
紀翔在心中不斷的默念著這個他深愛的名字,貪心的想記住手中握住的溫度。

這雙指結分明的有力大掌沒有資格擁抱他,揚起來勾魂的嘴角沒有資格親吻他,可以承擔一切重擔的肩膀甚至沒有讓他依靠的權利,他擁有的,只有像是煙花一樣短暫易逝,如同手上這溫暖的溫度一樣。


*   *   *


好虐!!!好虐啊(淚奔~~~~)


如果想看完整版劇情同人,可以去「閒遊此間」看阿梅大大寫的「德布西的月光」

整個就是遊戲文字超萌完整激愛版本!(姆指)


當然紀X薰是大家心目中的官配,所以文章也是很多,我就不照著劇情寫啦~
有機會再來補完福利透可,說依下位甚麼用這樣方式寫小猴子(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