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381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3


那一天之後,金皓薰開始在意起「紀翔到底喜歡甚麼人」這個問題。

他也說不明白,只是那個晚上,朦朧昏黃的燈光下,紀翔痛苦深情又絕望孤獨的眼神,讓他不由得在意起來。

只是想知道是誰能讓他露出那樣的表情嗎?


啊--惱怒的把頭髮抓亂。自己真是失職的經紀人,竟然連旗下藝人的感情出了這麼大問題都沒有注意到!


「小老闆,要開始開會囉!」
翱翔天際的女超人秘書莉玲,無奈的提醒著單細胞上司。

「喔?啊!是嗎?」單細胞的藍髮猴子這才回過神來,看著旗下的藝人。

戲劇天后的蕭依莉,平時還是業餘的劇本創作家。

成功轉型為演員的全方面藝人關古威,叛逆的天才創作歌手姚子奇,還有......

「紀翔呢?怎麼還沒到?」平常一板一眼的傢伙,怎麼會這時候還沒到?

說人人到,一聲巨響,門被用力的旋開,紀大牌依照往例面無表情的走進會議室,一語不發的坐到位置上。

牆上的時針指在十點整,一秒不差。

「紀翔,都在等你呢。」野猴子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當作是招呼。


紀大牌則是冷哼一聲做為回應。大家的對他的面癱則是不以為礎。

平時雖然冷默寡言,紀翔偶爾開口卻總是能毒死人,因此翱翔天際的大家還是希望紀大牌冷哼一聲,好過他開口說話。


「那我們開始吧!」秘書莉玲開始說明新接的通告內容,以及報告翱翔天際最新一季的財務狀況。

會後,金皓薰開始了每週例行的諮詢時間。

首先是跟姚子奇。

「子奇跟阿威本週的行程沒有變動,子奇你這張創作專輯的進度有點落後,我曉得你是追求完美,對於第一張自己製作的專輯有所堅持,不過宣傳日期早就已經定下,如果延遲了會把好不容易搶下來的檔期浪費,子奇你注意一下。」

姚子奇了解的點了點頭,他也不想進度落後,誰叫現在是七月呢?「皓薰哥你放心,八月中以後,進度就會趕回去的。」

「好,加油!」

「嗯!那我先去趕通告了。」語畢,姚子奇便離開會議室。

「阿威,」提醒完姚子奇,金皓薰接著轉對關古威說道「這段時間你同時要兼顧唱片以及演戲,感覺還可以吧?」

「是的,不過前兩部電影的票房不是很好,唱片倒是賣的還不錯......也許我真的不太適合演戲。」其實關古威在新拍的兩部片中,演技都受到大家的好評,只可惜了兩部戲的劇本並不能算是頂好,但磨練下來也幫阿威累積了一些影迷。

「不!我想這是我這個經紀人的問題,那兩部想讓你轉型的電影劇本,都算不上是大作品,說起來反而是可惜了你的演技。」皓薰拿出兩分劇本,一份給關古威,另一份遞給蕭依莉。

「下個月王瑞恩導演要開拍一部新作品,我幫你跟依莉爭取到男女主角的位置,這對你而言是個很好的機會,趁著原聲帶的宣傳期剛好結束,這個月的空檔跟依莉好好研究劇本吧!這部片至少要拍半年以上喔!」

「嗯,我先回去看一下劇本吧!」關古威翻著劇本大鋼,笑著回答「皓薰你越來越有一流經記人的架式了!」

「謝了阿威!明天要給我是否接演的答覆吧喔!」皓薰瞇著眼睛笑道。

「沒問題。」

關古威也離開了會議室,剩下來的,就是蕭依莉以及紀翔兩人。

金皓薰轉頭對蕭依莉說道。
「依莉,我想這部片對你而言沒有甚麼大問題,但是關於吻戲的部分,我想還是先跟你說比較好。」

「咦?吻......吻戲?」蕭依莉羞紅了臉,「不是借位,而是真的要吻嗎?」

對金皓薰這個從小跟著父親金勇穿梭在攝影棚的人而言,激情戲不過是「演戲」罷了,但是對蕭依莉這個家教森嚴的千金小姐,儘管只是演戲,卻非常有壓力。

「是啊,」金皓薰點點頭「我跟王瑞恩導演談過了,我們都同意不要借位對於電影來說是最好的,」他頓了頓「當然,還是要經過依莉你的同意。」

「啊......這個....」不知所措的回應,蕭依莉苦惱的垂下雙眼,「並非是不行,但是......」為什麼金大哥您會要我演吻戲呢?是不是您對我其實並不如我所想呢?

「依莉,選這部片,是我和王導為你拓寬戲路所做的選擇,你雖然拍了兩年的電影,但是卻沒有接拍過任何親熱戲,我和王導認為你必須突破這層心理障礙。」

「金大哥,我不接親熱戲的原因......」您不是應該最清楚嗎?

「依莉,我不想逼你,身為一個專業的演員,卻無法演出激情戲......這是對你自己專業的一種侮辱。你的目標是國際影后,國際電影在尺度上比我們自由,如果激情戲是你的障礙,你不是更該克服它嗎?」

「......」蕭依莉難過的低下了頭。

「阿威和紀翔都合作過同志戲劇了,我想接下來你也要嘗試各種不同的劇本才對。」

「別逼她了。」一直沉默的紀翔突然開口「她不願意演吻戲的原因,難道你看不出來嗎?親愛的經紀人?」

「不就是心理有障礙嗎?」笨猴子納納的開口,完全失去了剛才精明練幹的樣子。

紀翔發現自己有時真的有痛扁這個男人的衝動。

「不是的!」蕭依莉叫了出來「金大哥,我因為家裡的關係,到現在都沒有談過戀愛......」她咬著下唇,金大哥,我想把初吻留給最重要的您。但她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也沒有跟人親熱過,不過,既然身為演員,我想只要揣摩一下,我一定可以演得好的!」

「你不需要逼著自己,」紀翔冷然的挑了挑眉,「如果是無法面對不熟悉的男人,你就叫皓薰陪你對戲吧!」不就是一個吻嗎?他用口形傳遞著訊息。

「紀翔?」蕭依莉沒有想到紀翔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解決方式,但是,可能嗎?金大哥......會願意吻她嗎?

「沒錯,我也會盡全力幫妳的。」金皓薰完全不知道這一句話後面代表了甚麼結果。「讓演員融入劇情可是我的強項喔!」就像他去年幫阿威跟紀翔對戲,還親自跟紀翔示範一段吻戲給阿威一樣。

「金大哥.....」蕭依莉露出了感動的神情,雖然您可能不知道這句承諾的意義,對我而言,卻是最大的鼓勵了。

看著蕭依莉的表情,紀翔知道聰慧如這個女孩,肯定了解了自己話中的暗示-一個專業的演員沒有資格守著吻,但至少可以將它給最值得的人。

竟然會提議讓情敵去吻心愛的人,紀翔自暴自棄的想,為什麼總是要用疼痛來證明自己對他的愛戀有沒有消失的一天?

一想到蕭依莉可能會做的事情,紀翔覺得腹中的酸水正一陣一陣的湧上,但是,這是皓薰的期望......一想到將翱翔天際培養成國際一流的經紀公司是他的夢想,只要這是他所期望的事情,紀翔就覺得這樣的酸楚跟嫉妒的痛苦不算甚麼......只要能幫助他完成自己的夢想,只要他所深愛的人高興就好。

戲劇天后的吻戲障礙,就在笨猴子不小心賺到的詭異氛圍下有了解決的曙光。

「最後是紀翔。」

在蕭依莉也離開會議室之後,終於輪到紀大牌了。

「你上一張萬年之戀,已經連續十週都是排行榜冠軍了,之前答應你這段時間的通告結束之後,放你一個月的假,」金皓薰翻開紀翔的行事曆,「等到七月底最後宣傳結束後,公司出錢讓你好好出國休息一下,你覺得如何?」

「不必了。」紀大牌一口回絕了公司提供的良好福利「我最近有許多靈感,這一個月我會留在家裡準備音樂創作。」到底是為了創作還是怕離開這個男人,紀翔心中也沒有定論。

「阿?這樣嗎?」金皓薰露出了微笑「你要留在家中創作啊?」

嗯哼!無聲的應和,紀大牌不肯承認那張笑臉給他的殺傷力實在很大。

 

-----
這章好長,在爆字數之前先停下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