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 Chateau
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28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4


接著,金皓薰努力的觀察了紀翔一個月,卻一個可疑人物也沒發現。

沒有看到紀翔跟誰特別的接近,沒有看到紀翔對誰特別溫柔,沒有看到紀翔對誰......

小猴子不得不承認,紀大牌這個得過多次影帝的戲劇天王,知道他在特意觀察之後,將演技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卻也不得不氣餒原來他和紀翔之間,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接近。

「到底有甚麼好隱瞞的?」
對於紀翔的感情世界,皓薰唯一的認知就是他曾在十七歲時被初戀情人傷的很重,因此能夠讓紀翔再度敞開心扉的人,金皓薰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奇,好奇死了!

至於這中間是否有私心存在,不在猴子短少的腦空間中。

不過,即使是打定了默默的陪在野猴子身邊看著他幸福的想法,紀翔仍然沒有忘記去年皓薰說過希望再一起看煙火的承諾,因此還是對金皓薰提出了河畔煙火的邀約。

「為甚麼不找你喜歡的人一起去?」這是白目猴在聽到後的第一個回答。

面對紀翔有如強烈低氣壓來襲的沉默,野猴子發揮不屈不撓的白目精神持續發問「因為無法找她所以來找我嗎?」

紀翔嘴角有些抽搐的點了下頭。你要這樣想也行啦!

這讓小猴子有些得意洋洋的,紀翔在「那個人」之後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可見他也是很重要的啊!

「我代替你喜歡的人陪你看煙花,你告訴我她是誰好不好?」
小猴子賊兮兮想要拐紀大牌的口風。

「那我再找其他人吧!怡青跟著路風從歐洲回來,我想她應該會願意吧!」紀大牌不爽的道。

「啊啊---等等,紀翔,我不問就是了啦!」」
知道紀翔肯定不是在說笑的,金皓薰這才打消了探口風的念頭,反正機會多的是,嘿嘿!

「那就還是八月三十一日晚上見囉!」金皓薰喜孜孜的拿起了經紀人專用記事本,想把這個行程排進去,卻在看到了當天的行程後一愣。

「怎麼了?」紀翔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筆記本上。

那幾行潦草的字跡狠狠的灼傷他墨綠色的雙眼。

『依莉吻戲,探班。』
探班二字還用紅筆用力的圈了起來。

「噢!不要緊的,」小猴子扯開笑容看著紀翔「煙火是晚上,我能到的。」

金皓薰單純的笑容讓紀翔胸口隱隱作痛,真的嗎?紀翔不敢去想,他知道蕭依莉會在那天做甚麼事,那位美麗又高貴的千金小姐,會對她深愛的男人提出邀請,也許因此......皓薰就能得到他的幸福了。

若真的希望他幸福現在就該取消這個約定啊!紀翔不禁厭惡起自己的醜陋心態,在蕭依莉沒回來之前他還可以欺騙自己粉飾太平,這一刻卻顯得自己是多麼不堪--他不曉得有沒有辦法在得知他們幸福後,還能夠如此冷靜而不至發狂。

多麼、多麼希望他們被破壞,希望他們不要有進展,希望這個人只屬於自己,希望這個人心中的人是自己。

若現實就是這樣該有多好?

金皓薰訝異的看著紀翔瞬間愣折的表情,不是生氣,不是憤怒,是一種足以讓人心碎的恐懼絕望。

「紀翔?」

「我改變主意了親愛的經紀人,」紀大牌突然露出了一慣的諷刺微笑,
「我還是應該去邀請,我真正深愛的那個人。」

*  *  *

那之後的幾個假日,縱使紀翔在大家的面前仍舊冷漠鎮定,皓薰雖感覺出紀翔偶爾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黑暗及痛苦,卻意外的被狠狠的拒於門外。

「紀翔,你不對勁。」

歐怡青看著痛苦到幾乎要消失的紀翔,知道好友陷入了感情的泥淖,對方又是有了極為相配的心儀對象,除了安慰,她實在想不出還有甚麼方法能夠幫助紀翔。

「我們去NINETEEN BAR喝一杯吧!」歐怡青知道心愛的人心中另有影子的難過,因為當她剛剛與路風交往之時,她也曾經不安與終日惶恐,若不是路風最後選擇的是她,若不是桑禾蓓重視母親勝過於路風,她也無法心安理得的與路風在一起。

紀翔默默的點頭,放下了手邊正在寫的曲譜,去年的此時,他寫了一首「那一年夏天」,作為揮別過去,期待自己沉默的陪伴能使那個人得到幸福,即使不在一起,只要他們都沒有其他人,他們就是在相知相守。

而那樣的不真實的幸福就如同的煙花的光火幻影,美麗燦爛,瞬間即逝。


於是當野猴子接到歐怡青打來的電話,路風對於她跟異性朋友出門喝酒大吃飛醋,要求她另行找人負責紀大牌的感情問題,歐怡青只好請紀翔的監護人自行領回,金皓薰趕到NINETEEN BAR時,看到的就是醉的一蹋糊塗的紀翔。

而且還拼命的逼著野猴子灌下高濃度的雞尾酒。

「皓薰?」

「對對!你終於認出我了。」

「皓薰...皓薰...」

以為紀翔還有那麼一點清醒,金皓薰請老闆娘席若芸幫忙叫了計程車,然後從紀翔的口袋中摸出了家中鑰匙,將紀翔扔回到了床上。

到底是誰能夠讓紀翔這麼痛苦呢?

看著因為酒精燃燒而不斷絞著眉頭的紀翔,金皓薰只有不忍及無法不去忽視的低落。

古銅色的皮膚因為酒精而漲紅,半開的黑色絲衫被汗水濡濕而緊貼在肌膚之上,在紀翔黑色滾白邊的雙人大床上,顯得既性感又誘人。

金皓薰對於紀翔的男性魅力感到一陣口乾舌燥,不可否認紀大牌男女通殺的威力驚人。

他幫紀翔把棉被蓋上,轉身想去廚房幫他倒點水。

意外的看到了自己送紀翔的家傳寶物飛天白玉同心結,被小心翼翼的做成了床頭櫃上的擺飾品之一。

這讓猴子的尾巴又翹了起來!呵呵!紀翔還是很重視翱翔天際的啊!

翱翔天際是父親金勇留下來的公司,也在金皓薰人生中佔有重要的意義,許多重要的回憶,以及友情,都在翱翔天際中發生。

紀翔在乎他這個經紀人送的禮物,說明了他重視翱翔天際的程度。

將白開水拿到房間放著,金皓薰好奇的參觀起紀翔的房子。

格局很單純,隔間經過了巧妙的安排,感覺起來比相同坪數的房間寬敞,家具用的是西洋的風格,佈置的軟墊及地毯,卻是東方的花紋,兩者用相同的色系配合,絲毫沒有不搭。

客廳對面是地板稍微高起的一個小空間,放著一架白色的鋼琴,在軟木板的房間內顯得孤獨又優雅。

牆邊則是現代感很重的極簡黑木櫃,櫃中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古典樂CD。

一片德布希的月光看來被重複的聽過了無數次,留下了主人留戀的刮痕。

果然是紀翔的風格啊!金皓薰不得不佩服紀翔高超的品味。

(某荒:品味高超竟然還會喜歡上小猴子,紀翔我真是看不透你啊! 某猴子:這叫品味「獨到」!)

矮櫃的另一頭,則是紀翔出道以來的所有CD,仔細看看,也有十多張了。

小猴子想到這三年來的點滴,懷念的四處逡巡,紀翔的第一張創作,第一張原聲帶,第一部MV,這些都有他參與的痕跡呢!

想到這,金皓薰走回了客廳,看著電視櫃上滿滿的一排紀翔的戲劇作品,成就感大振。

他坐在電視前的沙發上,然後看到了茶几上塗塗改改的曲譜。

好奇之下,將未成的曲譜及歌詞拿起來在看。


不真實的幸福,有如煙花。

謊言燦爛,掠影浮華。

欺騙自己,以為幸福很近。

卻不知我的愛情如同煙花落下,最終只餘虛假。


-----
趁著春節假期把明三拿出來重溫,紀大牌你的深情呼喚都被遲鈍死猴子忽略啦....(流淚)

每次看到紀翔對皓薰曖昧的對話,然後最後又是皓薰遲鈍的作結。

會覺得小猴子根本是感情白木......(不是白痴...是白目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