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 Chateau
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28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終我還是個右派


我曾經以為自己是個小左派,因為大學時所念的,多元文化、弱勢族群、教育社會學,告訴了我社會資本、文化資本造就的人的社會階級差異。因此我關心外籍配偶及新台灣之子(外配與台灣人所生的第二代)的教育問題,我關心非主流的社會現象(如同性戀),我認為我已經足夠的尊重與包容。

在我看來,左派與右派的分野,除了意識型態,還在於對社會弱勢團體的關心程度。若以自由主義(此方再加上資本主義)來看,弱肉強食、成王敗寇是社會進步的力量,而弱勢族群只要給予其基本生存能力就好。社會主義者則不做如是想,他們認為同樣都是人,弱勢團體的形成原因並非他們的基因比常人更衰敗,而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社會及文化資本,要改善這個現象,必須要將資源投入弱勢族群之中。

但在真正接觸到左派團體(或著說是左派份子)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我始終是右派。

當左派在認真討論樂生的人權問題時,我想到的是如果政府在決策前能夠更完善的溝通,是不是就不會有樂生的事情發生?

這種「由上而下」、「以決策方思考為依歸」的思考模式,讓我驀然醒悟。

我與左派的差距並不是「關不關心弱勢族群」,而是我的思考邏輯,最終都來自「政策的施行」,而非「本質」(人權)的是否受到侵犯。(在我看來對右派而言實質的利益大於所謂人權。)

右派份子無法理解,明明已經給予「適當的條件補償」,為何弱勢團體仍然貪得無厭?
錯了,弱勢團體並非貪得無厭,而是他們更需要尊重。

尊重?難道出面與他們一談,不是尊重嗎?
錯了,與他們討論是政策決策者的義務,而非是決策者的善意表現。

這就是兩者最大不同點。

雖然明白都是「選擇」的問題(不管如何選擇,都會有一方受害,政策永遠無法滿足所有人),但其背後驅策的因素,卻是如此不同。


----

討論左右要將定義定的很清楚,在此所區分的左右,是以平等/自由,大政府/小政府,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為區分,至於國家組成的意識形態,我倒覺得泛綠是右,泛藍是左呢(笑)

簡單來說我的右派是:我知道人權很重要,等我有舒適一點的生活再說。
      左派是:社會的基本價值是不可或缺的,做而言不如起而行。

這也是兩者最大的差別吧。

原諒我沒有引經據典,探討這些東西還是要將經典來源列出,可惜我不是在寫論文....
(迷之聲:教社會科學研究法的秀曼老師會哭哭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