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381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8


這讓蕭依莉非常的緊張。

「啊?當然囉!我答應過你的啊!」依莉排戲到九點,而煙火秀到十二點,他有的是時間跟蹤紀翔,看紀翔喜歡的人到底是誰。

「因為我有話,想對您說。」

「啊?甚麼事,不能現在說嗎?」

「也不是不行,但,您還記得您答應過我一件事?」看著金皓薰露出不解的神情,蕭依莉以為經紀人忘記了「您答應過我要跟我排今天的戲份的。」

「今天?喔!是那場吻戲啊?依莉你一直沒提,我還以為你已經可以演了呢!」

「如果我可以演了,金大哥你會不會覺得可惜啊?」

「當然啦!能夠跟大美女排吻戲的機會,不是誰都有耶!」金皓薰笑著逗她,「我真是忌妒阿威能夠得到你的螢幕初吻。」

「其實......」蕭依莉紅著臉,這樣的要求,金大哥會不會覺得她太不矜持?「我還是有點害怕,所以,金大哥您能夠跟我排練一次嗎?」

「當然可以囉!」金皓薰從休息室的桌上拿起劇本,開始閱讀台詞。

從小跟著父親在片場長大的皓薰,沒有選擇進入演藝圈,但是幼年時將片廠當成家家酒基地的他,讀過一次台詞就能背出只是家常便飯,也是他少數被眾人認同的特技。

當兩人放下劇本,蕭依莉站到定位,眼神一變,銳利又倨傲,伸手撥開垂在耳際的鬢髮,渾身散發出一股慵懶又嫵媚的氣質。

「風塵女郎又怎麼了?大警長求我調查古老闆的涉案證明時,不就知道了我會用的手段?」

「安琪拉,你可以只接近他的。」愛上風塵女子的警長,對於讓深愛女子出賣身體幫助自己一事,相當的後悔自責。

「所以,警長大人嫌我錯了?可我不是拿到了您要的情報了嗎?」風塵女郎的纖手藤蔓般的纏上了警長的肩頭,豆蔻般鮮紅的唇瓣貼近警長的唇邊,伸出小舌誘惑的舔了舔他。「還是警長大人口是心非,其實是覬覦小女子這個卑賤的身軀?」

警長正色對著這個他愛的女子,沒有任何嫌惡他拉過她的手,將她的身子拉近自己。

「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偽裝自己。」他深情的念出台詞。「我認識的安琪拉,是個聰明、獨立、而且堅強勇敢的女孩,為了一個懦弱又卑鄙的男人,願意付出自己的身體。也許妳不會相信,但是,那個男人對你的所作所為,從來都沒有鄙視過,相反的......你的真性情,一直都再吸引著他。」

「呵......你又怎麼知道真實的我?」

「我相信我的心。」

「甚麼意思?」

「意思是我愛你。」

於是低頭,男人將吻印上了女人的唇。


*  *  *


夜晚的煙火秀早已開始,為了避免被人認出而引起騷動,紀翔站在河畔公園,一處不顯眼的大樹下。

他盯著天上變換的煙花,卻覺得如此寂寞。

煙火燦爛依舊,佔據他全部思緒的那個人,今後也許,不會在身邊了。

「紀翔?你是紀翔嗎?」
突然,身後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

紀翔轉頭,看到了一個染的一頭褐髮,有著一雙明亮大眼的美麗少女。

少女落落大方的看著他。「果然是你。你好,我是純真年代經紀公司的負責人,我叫杜雲芊。」

純真年代?一個新興起的經紀公司,他記得曾聽皓薰說過,負責人是一個千金大小姐,為了躲避父兄定下的政治婚姻,約定在三年內成為演藝天后,並且讓公司成為獨當一面的經紀公司,而皓薰曾在純真年代剛設立時幫了許多忙。

「我聽說你跟翱翔天際的合約快到期了,如果有興趣,歡迎你來到純真年代。」

杜雲芊似乎深知他的個性,沒有做無謂的糾纏,站到紀翔身邊,靜靜的欣賞煙火。

既然杜雲芊沒有干擾他,紀翔也不打算理會她,只是冷淡的轉頭心賞煙火,沒有將她趕走。

夜幕逐漸加深,河畔公園的煙火秀也接近尾聲。

紀翔睜睜的看著煙火,暗自譏笑自己竟然還在期待皓薰的到來。

他不會來了,都已經這個時候了,現在恐怕......正在和那個溫柔可愛的女人在一起吧?

比較起兩個小時前的不甘,紀翔的情緒,在杜雲芊安靜的陪伴下逐漸平復。他心中知道,奇蹟,怕是不會到了。

正當最後一朵煙花結束綻放時,紀翔轉身,看著這個默默陪伴他的陌生人,很奇怪,她像是和金皓薰一樣,都能看透他的煩躁及武裝,只是杜雲芊用默默的陪伴,而金皓薰用燦爛的笑容洗去他的疲憊。

「謝謝!」紀翔冷冷的說道,隨即換來女孩一個甜美的笑容。

「如果真的感謝我,就考慮看看我的提案吧!」杜雲芊俏皮的眨眨眼。

跳槽?他真的有辦法離開皓薰嗎?紀翔悲傷的想。

在兩人互相道別後,紀翔正要邁開步伐,卻在不遠處,卻看到金皓薰笑吟吟的看著他......已及她。

煙火已經結束,公園的燈光逐漸重新打開,紀翔卻覺得在燈光下的皓薰,有那麼點的不真實,那個熟悉的笑容,似乎隱藏了那麼一點,他看不清楚的......情緒。

杜雲芊順著紀翔的視線看到了金皓薰,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金大哥,真巧,你也來看煙火秀啊?」

「啊?啊!是啊!」朝著他們走來,金皓薰暗自吐了一口氣,原來雲芊就是紀翔喜歡的人啊?真是的,自己還偷偷猜測他是不是......原來,呵!並不是啊.......

他不知道吐出的,是鬆了一口氣還是......失落。

「那,我先走了!」杜雲芊笑笑的對他們說道,揮揮手。「不要忘記我的提議喔~」

紀翔面無表情的朝她點頭,算是答覆。他移動視線望著金皓薰,那雙總是閃爍著光彩的茶色眼眸,此刻卻變的幽黑而看不見情緒。

和紀翔並肩走著,金皓薰注視著身邊這個依舊冷漠的男人,回想他看著杜雲芊的表情。原來總是不喜群居,討厭交際,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紀翔,也會有剛才那種堪稱溫柔的表情啊!

想說些甚麼打破這樣的沉默。「原來,紀翔你喜歡的人是雲芊?」見他沒有回應,金皓薰繼續聒噪。

「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呢?翱翔天際對藝人談戀愛一向很開明的,何況你們很相襯啊!」

「相襯?」紀翔睨了他一眼。他覺得他們相襯嗎?

「是啊!」小猴子不住的點頭,自顧自的道。「雲芊是杜家的千金小姐,跳級念大學,又是有名的天才少女,外表也很亮麗,不管是外貌跟身分,都跟你這位演藝圈的王子很相襯。」

相襯個屁!他根本就不在意身分跟背景,他只想要他喜愛的人回應他,而不是稱讚他跟另一個女人。

小猴子動物般敏銳的直覺馬上察覺紀大牌心中不快,趕緊笑咪咪的的安撫他。
「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發覺紀大牌狠狠的盯著他的臉,臉色更是黑的要殺人,小猴子只覺得驚慌失措,紀翔今晚的反常,讓他隱隱不安。

瞬間,下巴被紀翔抬高,男人眼中迸射出殺人的狠意,那粗糙的拇指,像在搓掉髒東西一般的壓住他的唇角。

無法置信的看著他。
金皓薰的嘴角有著一抹極不顯見的紅痕,指尖濕潤的感覺告訴他,那是女性的唇痕。

習慣性的彎起嘴角,掩飾心中不斷湧上的挫折感。

這一天終於還是到了。
即使憤怒異常卻還是要微笑祝福,因為那是他留在他身邊的唯一方式。
 

 -----
我覺得....寫這兩個人....根本是在虐待自己......
寫虐文真是一種奇特的體驗...為了要寫出某人被虐的心境,作者自己反而先虐了自己一頓....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