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4945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聽奧藝術月~明華園超炫白蛇傳!


-----


一輩子一定要看過一次明華園。


小的時候常常陪阿嬤看電視歌仔戲,當時還是楊麗花當主角,歌詞的內容很厘俗,但我總是看著字幕才能懂戲裡在唱甚麼。


因為老爹喜歡看霹靂布袋戲,小學時一步江湖無盡期,更因為大學加入的布袋戲研習社,常跟幾位同樣是傳統戲劇的社長聊天,雖說仍是門外漢,倒也建立了對野臺表演的忠誠愛好。


只是現場看戲的票價太高,好不容易去年找到了一位也同樣喜歡看現場演出的同好,兩個人二話不說的衝了兩天的明華園何仙姑。


當時便對明華園一景到底不換幕的新潮表演手法感到佩服,可惜還是跟到去年為止一年只演一場的白蛇傳無緣。因此當看到聽奧的宣傳上有著《明華園‧超炫白蛇傳‧國際版首演》(重點是免費!)的消息,當天就決定把所有行程排開衝了,哈!
(學弟妹們對不起,學姊也很想參加幹訓,但是明年開始明華園要國際巡演,所以掂了掂.....(低頭合十))


早上稍為睡過頭,到了中正紀念堂已經11點了(因為發生了一點小插曲),管制區的色卡是沒我的分了。聽說前一天晚上就來排的人數就超過原先的預估,本來一個人可以拿四張,變成兩張,而我到的時候才剛開始發放,就已經沒有卡片了。於是衝到音樂廳階梯平台上,本來要拿椅子占位置的,結果旁邊的大哥說椅子會清場,但是可以用其他東西占,於是跟一位在占位置的大叔要了剩下來的報紙,然後把原本帶來打發時間的書拿來占位了。


跑去兩廳院的摩斯漢堡吃了它的雙醬章魚堡,還滿不錯的,很滿足,然後就到音樂廳門口的咖啡廳坐下。時間中午12:30,距離開演還有7個鐘頭:)


大概13:30左右約好的朋友來了,於是我們跟同樣也再等開演的幾位阿姨同學一同聊天到了17:00(時間毫不回頭的就過去了!)


原來幾位阿姨也是明華園的愛好者,其中一位還看過楊麗花65歲大戲,她說下一次要看到楊麗花,要等她70歲了。


好了,拉里拉雜寫了那麼多,今天的正題是《白蛇傳傳傳傳傳傳--------》!!!(有雷喔!)


白蛇傳原本是一年只在端午演一次,但今年演了五場,是否意味著明華園將有五年的世界巡迴演出就不得而知了,但我要說,今年的觀眾是幸福的,而能夠看到聽奧國際版演出,更是奢侈的幸福(大笑)。


台灣這幾年的突出的傳統戲劇團體,能夠脫穎而出的原因,除了本身夠紮實的戲劇唱腔底子,大多在演出時加入了非常多的現代舞台特效。(的確,就台灣過去二十年推展的西化教育來看,傳統藝術者必須用獨特的方式來衝出被好來塢及電視劇包圍的重圍。)


明華園則是在歌仔戲野台當中,將這份創意發展光揚的佼佼者。本身是歌仔戲戲班家族,加上機緣造就出來的無敵小生孫翠鳳,搭配著傳統藝術,在舞台上大放異彩。這樣的評論並不是說明華園不好看,或著名不符實,相對的,我必須說,明華園總團因為有著全家族的支持,像是有著深厚底子的第一丑角陳勝在、當家花旦鄭雅升、前任當家曉聲陳昭香、接班的年輕一代陳昭婷陳昭賢(姑且不提孫翠鳳),以及劃時代的創意舞台團隊,劇本編劇導演,每一次的新戲總是能夠有突破及耳目一新的表演手法。真的,身在台灣,一輩子,至少要看過一次明華園。(而當你成為了明華園粉絲,一輩子至少要為明華園濕身一次(笑))


一開場,已經是一段現代的舞蹈了。鄭雅升飾演的青蛇,與一竿小蛇,妖嬈起舞。她們擺動纖腰,神情俏皮,年輕的青蛇慶賀自己能夠化為人形,歡喜迎來群妖之首-白娘子。白娘子以蛇身出現,群妖伏首,兩段變臉,化為人形。當白蛇(孫翠鳳)完美的表演完變臉,化出人身,我們欣喜鼓掌,迎接這位當家小生「反串」白娘子。
(也許有人覺得才兩段變臉,比起川劇老演員十八段差多了,但是別忘了,孫翠鳳是歌仔戲演員,並非川劇演員,她在戲劇上勇於突破創新的精神,正是明華園得以異軍突起的原因之一。)


接下來的劇情大家耳熟能詳,就不再敘述。
白蛇傳整齣戲的賣點,是在戶外消防車灑水及當加小生花旦現場吊鋼絲飛在水上,但若劇本不夠味道,台灣的觀眾怕還不肯看呢!


雖然明華園最被詬病的就是唱詞過度文言,但是太白話又不夠雅,能夠用字幕的方式來克服戲劇雅與俗的問題,是明華園最聰明的地方。
(這與布袋戲能夠打進現代市場有著非常大的相同性,不過本篇文章並不探討這個問題。)


水淹金山寺,白娘子與小青吊著鋼絲在水上飛舞,尋找許仙的下落。我看著他們踏著水柱,激動的鼓掌著,這需要多少勇氣,需要多少創意,需要多少練習,才有辦法達到這般的演出?


孫翠鳳的兩位女兒,更是在劇中一人擔了一幕大樑,原型白娘子痛苦的扭身,在風中舞著水袖,本該輕盈美好的體態顯露著化身的痛苦,她不停的擲袖、翻袖、拋袖,我的心也隨著她的悲鳴而擰痛,最後那一瞬間,白娘子跳下舞台,露出元身,許仙端藥而入,被白蛇驚憂而亡。


另一位白娘子,身披戰甲,手執長鞭(若我沒看錯的話),即使身懷六甲而功力不全,仍然為救許仙與眾妖纏鬥,最終力剋噴火巨龍,在佛菩薩的幫助下,取得泣血靈芝救許仙。
(那幕最後力鬥巨龍的現場鋼絲,運用的奇巧,演員在空中依舊揮灑自如,真是探為觀止。)


明華園的下一代,非常令人期待。


有看過新白娘子傳奇,或著是書本白蛇傳,甚至是警世通言的人(參照WIKI:白蛇傳條目),都知道交織於故事中的三人,法海的執,白娘子的癡,許仙的妒,正是這戲中被深刻探討的人性。


過去對白娘子與法海恩怨的描繪,是因為白娘子偷了法海的仙丹修煉成仙,而結下宿仇。但明華園卻改寫了這段文字:白娘子未修成人身之時,咬了發願建雷峰塔的法海(前世)一口,法海怒極驅打白蛇,原本第一下已化解仇怨,但第二下的殺機,埋下了法海的惡業,但轉世之後的法海,並不認為這是自己所造出的惡業,反之將它歸咎於白娘子,認為若白娘子沒有犯到他,他也不會被宿世惡業纏身,於是善與惡已清楚分明。


有些翻案的文章認為白娘子的結局,來自於許仙的懦弱及妒忌:因為懦弱而被妖精的形體蒙蔽了愛,因為忌妒而被村民對白娘子的依賴失去了情義。但明華園執意圓滿這段缺陷的愛情,他讓許仙雖受饞言,卻只是三分試探、七分戲弄。而許不了的一番話點醒了他,妖又如何?妖,也能有一顆人的心,也能有人的善,也能有人的情義。


許仙懂了,法海卻依就我執。



於是我以為白娘子與許仙真能等到西湖水乾,雷峰塔倒。

誰知那只是後人所寫的一場圓滿的想像。





延伸閱讀:
2009台北聽障奧林匹克運動會(9月5日~9月15日)
明華園總團官網



我只是個小小的,淺淺的粉絲而已,戲當然還有很多可以寫,鄭雅升演的青蛇又俏又嬈,陳勝在的許不了表情誇張說話卻深富哲理,劇本文字優美雅致,音樂氣勢磅礡......礙於篇幅以及不要透露太多劇情,只好心疼割下。
小小心得如有錯誤,歡迎指正,感激不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