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3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9


「金大哥,」紅髮溫柔的美麗千金,一臉擔憂的看著她的經紀人「我的身體真的好了很多,其實您不用每天都來接送我的。」

自從她康復回來,金皓薰對她的關心有增無減,甚至因為怕她再度病發,而辛勤的陪伴著她,深怕她有任何閃失。

這份關愛,另蕭依莉感動不已。甚至有些竊喜。

但她也隱隱的疑惑,金皓薰始終對她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只是像個兄長一般,全心全意的關心。

「不行!依莉。」金皓薰正色的看著她,「你的病才剛好,在沒有確定你的身體可以承接這麼多通告之前,我不可能讓你單獨下班。」

「可是......您難道不怕這些流言蜚語嗎?」她低下頭,金大哥,如果您對我是如我所想,請您開口告訴我好嗎?如果這些流言蜚語對您來說,如同我的竊喜一般。

「傻瓜。」金皓薰愛憐的拍拍她的頭,「演藝圈的緋聞從來都是來來去去,等到以後你身體好了,我比較少接送了,自然就會消失。」

是嗎?原來,當我身體好了以後,這份關愛之情就會消失嗎?蕭依莉難過的想。這個人,對甚麼人都一視同仁的愛,卻也無情的一視同仁的將愛阻隔在外。

「嗯!」少女強忍著心中的苦澀,堅定的望著這個她心愛的男人「我知道,我會抓緊時間休養身體,這樣您的負擔也會小一點。」

「咦?」金皓薰不自覺得摸摸臉頰,他這段時間有甚麼狀況嗎?

看到那傻氣的樣子,蕭依莉苦笑了一下「金大哥您大概不知道,每天接送我上下班的這段時間,您時常魂不守舍,總覺得您有甚麼心事一樣。」尤其是,在看新聞的時候時常會不自覺的臉色慘白。

「啊?」彷彿是作了壞事被抓包一樣,金皓薰也知道這段時間翱翔天際在留言蜚語上的風風雨雨影響了他,但是心裡那股無法克制的鬱悶卻怎樣也無法釐清。「原來我有表現得這麼明顯啊!謝謝你關心我,依莉。」
末了又補充了最後一句「你就像我家的小妹妹一樣,所以有甚麼事情,千萬要跟我說喔!」

看著眼前這個堅強的女孩子露出了笑容,金皓薰也笑了。是啊!他還有依莉、子奇、阿威......跟紀翔,翱翔天際正在蒸蒸日上,究竟有甚麼讓他擔心不已呢?

*     *     *

Nineteen Bar內,同樣是緋聞滿天飛的另一對男女,此刻正喝很大,喝不用錢,一瓶接著一瓶灌下。

吞下口中苦澀的液體,紀翔把頭埋在雙手之間。

不要去在意,紀翔,不要去在意!
拼命提醒自己,卻始終無法忘記皓薰那一晚的話語,還有他承認親吻蕭依莉時的笑容。

「紀翔,我們再叫兩瓶人頭馬X.O.吧!」坐在對面的純真年代的經紀人不儘沒有勸阻他,反而陪著他變本加厲的酒精中毒行為,豪爽的繼續買醉。

「不行!」一旁的席老闆娘,在幫兩人收去酒杯時,生氣的瞪了他們一眼「我的庫存都要被你們喝完了,而且你們今天的量也太超過了!我可不想明天報紙頭條寫著藝人酒精中毒在我的店裡。」

怎麼店裡的客人總是給她出難題呢?席若芸壓著太陽穴,意外瞥到剛從酒吧門口進來的一對男女。

「皓薰?」

來的人正是剛接下戲的某對緋聞男女主角。

「你來太好了,趕快把你家的紀大醉鬼帶回去吧!」席若芸一臉不能苟同。

金皓薰錯愕的從她身後看到這段時間追風逐浪把新聞鬧得沸沸湯湯的另一對緋聞男女主角,不由得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好不容易被家族放行的蕭依莉,有些不知所措。

「依莉,抱歉,紀翔最近....」

看到金皓薰蹙著眉頭,蕭依莉聰穎的知道她的金大哥會做甚麼決定,眼神一黯,識大體的安慰著他。「沒關係的,紀翔最近很反常,我想他一定有甚麼煩惱,金大哥您是我們的經紀人,要好好照顧他啊!」

「嗯!那我請甄紅來接你?」

「好的。」蕭依莉柔順看著金皓薰打完電話,坐到她的身邊。聰慧如她,便明白金皓薰是要陪著她等待甄紅的到來,也算是賠償邀請她吃消夜,卻因故爽約的代價。

「金大哥,您先去陪紀翔吧,表姐一會就來了。」敏銳的感覺到經紀人的一顆心,早已焦躁的飛往紀翔身上,但是基於責任感,仍然要確定她會安全的離開。

她在心中嘆了口氣,金大哥,您總是這麼周到又溫柔的照顧我們每一個人,但有時候,這反而殘忍呢!蕭依莉在心中悲傷的想,就如同她不敢肯定,金皓薰陪著她,究竟是對她特別的關懷,還是僅僅只是責任。

「依莉,不管是你或紀翔,於公,是我非常重要的旗下藝人。於私,也是我非常珍惜的好朋友,紀翔的事情肯定會處理的很晚,確保你的安全也是讓我放心啊!」

說出這段話,看到紅髮美人洞悉一切的眼神看著他,金皓薰也不禁心虛了一下,真的是為了要公平嗎?放棄難得的與夢中情人共同晚餐的機會,到底是為了甚麼?

在蕭依莉被甄紅接走後,金皓薰複雜的眼角餘光,直直投向那個正與另一位年輕少女共飲的男人。

到底要,跟他說甚麼呢?

他們之間的尷尬,是從那一晚煙火燦爛的日子開始,從他微笑著回答了他的問題開始。

只是,這不正是他起的頭嗎?當那個深膚色男子用著戲謔的口吻,說他終於得到了他夢中之吻後開始,自己一時衝動,也回答會努力加油好好把握的話,然後呢......?

金皓薰歪著頭想,然後他們就再也沒有碰到面?

朝向喝的爛醉的兩個男女走去,金皓薰手指握拳緊張的出汗,到底為甚麼?他究竟在緊張什麼?

「紀翔?」

喝得爛醉的紀大牌,早在小猴子踏進店裡就發現他了,只是,小氣如他,正為了某只笨猴子送走蕭大美人後才來找他而鬧著彆扭。

反正在你心裡,我永遠排在她後面吧?

捏緊手中的玻璃角杯,又是一口威士忌狠狠的灌下,只希望酒精能夠讓他遺忘,那些狠狠灼燒他脆弱內心的現實。

「不陪著夢中情人離開嗎?親愛的經紀人?」咬牙打起精神,又是口吐毒言「這麼好的機會不把握,是打算娶翱翔天際當老婆嗎?哈!」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把你放在這邊!」惱怒的看著他,卻是知道這個人總口是心非。金皓薰不知怎的,看到紀翔如此靡爛,胸口有一塊隱隱作痛,柔聲勸著「我們先離開好不好?」

帶著醉意,紀翔示威似的朝金皓薰一笑。「那我們就先離開吧。」接著--伸手握住酒友--看似喝醉的杜雲芊的手,滿意的看著小猴子由笑臉變成錯愕,再由錯愕變成泫然欲泣,他就有一種捨不得偏又狠狠傷害的莫名快感,那種愛到深處恨不得只能用傷害來擺脫自己的悲哀。

只想對你溫柔,為什麼你偏是不能溫柔的那一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