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381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11

「小老闆,紀翔的合約在十五天就到期了,綺麗之夢、鉅子經紀、純真年代都有意願來爭取,你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跟紀翔談續約的事呢?」小祕書莉鈴拿著合約書,向金皓薰報告著。

金皓薰複雜的看了莉鈴一眼,嘆了口氣。「紀翔.....未必會願意跟我們續約啊。」

「怎麼會呢?」她驚訝的喊「去年賀總開了一年一千萬的合約金要跟紀翔簽約,紀翔都不肯了。」

「那麼,今年他應該有足夠讓他決定離開的理由吧!」金皓薰的思緒,回到五天前收到杜雲芊簡訊的晚上。他不曉得那天是怎麼走的,但是紀翔的眼神騙不了人,他抱著杜雲芊的神情也騙不了人。

再也忍耐不住的淚水更無法欺騙自己。才明白為什麼拿到家傳玉珮時,第一個想到的是紀翔;明白自己為什麼遲遲不肯接受依莉;明白聽到紀翔有喜歡的人時比蕭依莉跟黎華約會更讓他難過。

如果以前是對這樣的感情懵懂,那麼現在就是漆黑的清晰。

他害怕聽到他的拒絕,所以已經,沒有勇氣面對了。

「小老闆!」莉鈴對於他又到處神遊大發不滿,坐到金皓薰對面把準備的新合約放下。「合約書我準備在這裡,分紅比例跟去年相同,如果你決定跟紀翔續約,我想最多是改幾個數字而已。」停了一下「小老闆,你要振作啊!」

「莉鈴你說甚麼呢?我一直都很好啊!」

「小老闆......」看著那張強笑的臉上,總是盛滿笑意的一雙大眼隱約要哭出來,莉鈴也不忍心再說下去「或是,我幫你先去問紀翔的意思?」

「不!不行!」

金皓薰突然的激動反應讓莉鈴嚇了一跳,他似乎也感覺到自己的失態「這是我的責任,我來問吧...」即使心中清楚知道,結局會多令他難堪。

金皓薰從沒有覺得一通電話有這麼難打過,他面無表情的撥出紀翔的手機號碼,莉鈴也看不下去,禮貌的說了聲加油就匆匆離去,把辦公室留給金皓薰一個人。

「喂?紀翔,我是金皓薰。嗯,今天通告狀況很順利吧?」

「阿!說得也是,我當然沒有懷疑你的能力.....對了....那個....你明天下午沒有通告對吧?我想趁空檔跟你談一下合約的事情,啊?你想等到到期那天再說?也是可以....那....」金皓薰咬了咬牙,一口氣把心裡的決定說出。

「你還記得我送你的玉珮嗎?對,就是那個,因為有些事,我想把它拿回來,可以嗎?」

「那,明天下午,我去找你。嗯,有點急,順便一起吃個中餐?可以嗎?」金皓薰知道自己的語氣有多麼卑微,他懦弱的只想多抓著一些,跟紀翔相處的時間。

「啊?跟杜雲芊有約....沒關係,只是見個面拿東西也行......沒心情見我......?喂?紀翔?紀翔?」手機被切斷,金皓薰挫折的坐在辦公椅上,如果莉鈴的疑問是在名為失戀的水缸中添加眼淚,紀翔為了杜雲芊拒絕他的態度,強硬的打開了他的淚水閘門。

「莉鈴。」他按下電話的對講機「幫我拿這個月翱翔天際的財報跟下個月預計的活動進度給我。」

「小老闆?你在哭嗎?」最後一句,小祕書只敢小小聲的問。

「沒有。對了,晚上離開前幫我帶個便當。」

*  *  *

金皓薰看著月報表以及季報表,在心中稍微的計算了一下。

紀翔憑著本身出色條件及敬業精神,在三年內獲得最佳男演員、最佳男歌手、最佳主持人、最佳模特兒四座大獎,小獎更是不斷,他不僅在歌唱演藝都有突出的表現,也開始發揮天分轉型為創作型藝人。

若以潛力來說,紀翔確實是一隻超大型金雞母。

撇開事業不談,他也私心的希望紀翔留下。金皓薰開始計算著,要怎麼樣調整紅利才能讓紀翔願意留下。

但,以紀翔的個性,分紅未必及的上待在重要的人身邊,他想到過去自己是以「照顧怡青」為理由把紀翔拐來台灣的。金皓薰失望的抵著頭,似乎......真的沒有理由跟條件,讓紀翔留下來啊。

其實,就算紀翔不在了,翱翔天際也撐的下去。
默默安慰自己,不要難過,就算紀翔離開了,他也可以強打已經訓練足夠的天晴,電視劇當紅一姐蘇嫚君,而且芬芬今年底應該會從立翔那回來,風敏樂團好像也在找新東家......
這樣的想法一冒出來,金皓薰就快速搖頭想把它甩掉,不能這麼想的,不然,就會連在一起的理由都失去了。

金皓薰咬著唇瓣,努力揮掉「這些藝人都比不上紀翔」的想法,身為一個專業的經紀人,是絕對不可以厚此薄彼的。

「咿啊--」一聲,辦公室的門被打開。

「莉鈴嗎?還沒到晚餐的時間吧.....咦?」

「金大哥。」蕭依莉提著便當盒,溫柔的笑著坐到他的對面「我聽莉鈴說您還沒吃,就自做主張的買些東西過來了。」

「依莉。」金皓薰感動的看著她,在被紀翔的冷言冷語以及一連串煩心的事情打擊後,蕭依莉的關懷不抵是一種溫暖安慰。

與蕭依莉愉快的聊了一會,不知不覺也過了一個鐘頭。莉鈴敲了門表示要下班,便飛也似的先跑了,反正留太久沒有先簽核也沒有加班費。

金皓薰起身,對著蕭依莉道「太晚了,你的保鑣們應該在等了。」

「其實,我是一個人來的。您知道,家裡很放心我跟您相處。」

「耶?那....我送你回去吧!」小猴子抓抓頭,格外展現紳士風度。

蕭依莉柔順點頭,雙頰隱隱有緋紅浮上,她今天特地要保鑣們先回去,就是想藉機跟金皓薰獨處。兩個人邊走邊聊,金皓薰看到幾盞燈沒關,繞了回去隨手將燈關掉,再走到正在門口等她的蕭依莉身旁。

「謝謝你的便當,還有,謝謝你今天晚上陪我聊天。依莉......我真的很感謝你....你總是這麼恰到好處的支持我.....」

眼前的女子害羞的低了下頭,看著他的眼裡盡是盈盈的水光。

「那要不要以身相許啊?」

「咦?」突然插進的男音讓兩個人都嚇了一跳,齊齊往門口看去。

門外只剩下幾盞小燈,紀翔的身影在昏黃的燈光下有些晦暗不清。

帶著戲謔的笑容,走近他們,沒有想過三個人會在這麼尷尬的情形下碰面,那兩人親暱的樣子,像針一般刺傷他的雙眼。

他從褲子口袋中掏出那塊金皓薰送給他的「飛天白玉同心結」,遞給他。

「通告提早結束,你打給我感覺很急,晚上要出門就順路過來了。」紀翔一口氣講出練了好幾個小時的說詞,這是實話,只是隱瞞了「想用還玉珮為藉口跟你見面」的一小段事實。

「啊?謝謝。」金皓薰不知所措的接過玉珮,低著頭,他怕看到紀翔的表情,會想到那天他擁抱杜雲芊的畫面,忍不住哭了出來。

「既然是重要的東西,當初就不要隨便送人。」

「抱歉,讓你多跑一趟了。」深呼吸,金皓薰,深呼吸。他艱難的抬起頭,面上仍是平常的溫和笑容。

「嗯。再這麼恍神,翱翔天際都不知道要被你晃到哪了。」再丟出一個鄙視的眼神。

「我會注意的.....啊!那個.....我還要送依莉回家。」經紀人終於想到被兩人晾在一旁的蕭小姐,連忙拿她當擋箭牌,想要趕快逃離這個尷尬的氣氛。

「依莉,我趕快送你回去吧!免得你家人擔心。」他牽著蕭依莉的手,快步的逃離現場,突然想到了甚麼,稍微停了停「紀翔,你也是,晚上別太晚回去。」

紀翔看著他們兩人郎才女貌離去的背影,自嘲了笑了笑。
下午接到金皓薰強裝鎮定的電話,他擔心金皓薰的反常,逼著自己快速的完成通告,飛奔回家。回到家,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理由去找他,瞪著床邊的白色玉珮,這個他很珍惜的、意義重大的,金皓薰送的禮物,依依不捨的取下,如果真的只有這個理由......他不知道這個玉佩有什麼意義,他只知道,他的皓薰比什麼都來的重要。

計算好皓薰離開的時間,衝動的想了好幾個理由來看他。那兩人消失在電梯的身影,卻讓準備許久的「沒有打算找新東家」這話,再也說不出口了。


----
最近開始忙研究所考試
文章已經沒有存稿了...
大家要多等等喔QQ

99/12/17修正錯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