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4945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12


彷彿觸碰了便會散去。


那雙總是盈滿笑意的眼睛,此刻正眨也不眨的看著她,讓她生出一種被需要的錯覺。

「這個......」金皓薰珍惜的輕觸著家傳玉珮,像是在感受著那人早已遠去的溫度。「是父親給我的......家傳玉珮,父親他......希望我把他送給我最重要的人。」

「咦?」她瞪大眼,這不是紀翔剛剛還給他的嗎?

「你想的沒錯。」他揚起一個飄渺的笑容,女孩如他所料的驚呼了一聲。「我沒有告訴過他,也從來沒有去深究過自己把玉珮送他的時候,抱持著甚麼樣的想法。」

金皓薰娓娓訴說著維也納的相遇,紀翔的簽約,一開始的毒舌言語、冷漠疏離,到發現那個人其實敏感細膩,而且......溫柔。

在相處的過程中,他天真的以為他們只是朋友,天真的認為這個人會永遠在背後支持自己。明明已經無法離開,卻遲鈍的非得要對方對別人動了真心,才發現自己的感情。

「只是最近的事情...我想,他遇到真命天女了吧......」

「所以才把玉珮拿回來,要是這樣的情感害他失掉了自己的幸福,我一定不能原諒我自己.....」他頓了頓,對自己抱持著『如果他們吵架,紀翔就有可能留在翱翔天際』這樣卑劣的想法感到不齒。

「原來,是這樣......」蕭依莉喃喃的道,對於金皓薰心中是否有人,她早已有著預感,只沒有想過那個對象,是紀翔。

伸手抹去心愛男人決堤的淚水,她抱住這個難得顯現出落寞與無助的金皓薰,那她的感情呢?她問不出口。
害怕他會回答『對不起,我無法回應你』,在感情面前,萬人崇羨的演藝顛峰也無法為他們帶來自信。

 

*  *  *

蕭依莉的家族成員橫跨政商兩界,是當代難得的望族之一。蕭家大宅不意外的座落在市區的高級地段,而蕭家的好背景,在寸土寸金的高級住宅區中還能建造一棟獨棟式希臘風格的三層樓花園洋房即可看得出來,前院雖沒有非常誇張,但也能停著三輛車再讓一台Mercedes迴轉。

當金皓薰把車子停在蕭家大門前,蕭家的管家及保鑣們也已經恭候多時。

若不是他勸服蕭依莉為心臟病動手術,這大概是他一輩子都進不來的地方,金皓薰每次看到蕭家的陣仗,一點都不懷疑自蕭依莉進入公司後,他們就一直在受人監視的狀況下。

當蕭依莉開了車門,門口的一夥人也氣勢驚人的一擁而上,蕭依莉皺了下眉頭,管家見狀,機靈的遏止了這群亮度驚人的電燈泡。

「金大哥。」她回頭。「可以再給我一點點您寶貴的時間嗎?」

「這有甚麼問題?」金皓薰跟著她下車,慈愛的捏了捏她的臉頰「金大哥甚麼時候拒絕過你?」

蕭依莉內心苦笑,如果現在她向他告白,金皓薰會否答應呢?

她不敢嘗試,一丁點也不敢。

咬了咬玫瑰色的唇瓣,她看了男人一眼。
「金大哥,如果......我是說如果,紀翔真的跟杜雲芊在一起了,您有可能放下他,接受另一個人嗎?」

「這.....」

「啊!如果我的問題太過尷尬,您可以不用回答我沒關係。」

「不!依莉。老實說......我想我會嘗試著忘掉他,接受另一個人吧。」

金皓薰搔了搔頭,認真思索著這個可能性。
他並不是沒有談過其他戀愛的經驗,每一段感情都是認真的投入下去,也明白雙方可能因為各種不同的理由分手,個性、家庭、第三者的出現都是原因。

太多演藝圈內的分分合合,使他對自己旗下的男男女女們不輕易動心。

只是光這樣連開始都還沒有便讓他窒息的經驗卻是唯一一次。

「人的一生能夠遇到相愛的對象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可是並非每個人都可以這麼幸運,」他歪著頭想了想。「既然紀翔不是我的這個對象,我也只能再找另一個囉!」

看著這個男人無關緊要的笑容,蕭依莉太明白那幅溫柔水波下的真實洶湧,總是將所有的苦楚自己承擔。過去的自己也是如此,總認為其他人不懂心病的痛楚,總覺得人生隨時會走到盡頭,在末日來到之前她想任性一次,完成自己的夢想,卻在夢想的旅途中碰到了金皓薰,他在他最無助的時候伸出了援手,是他讓她產生了活下去了念頭,讓她願意為了他去對抗死神,讓她從最接近死亡的泥沼中走了出來。

這一次她希望成為他的支持力量,她可以是支持他的力量嗎?

「金大哥.....」嚥下原本想說的話,一個三十度傾斜的鞠躬,蕭依莉又恢復到那個典雅守份的世家千金。「我真的,衷心的希望您能夠獲得幸福。」

「謝謝你,依莉。」

金皓薰感動的看著她,恬靜似水的優雅舉止,合宜又從容的應對智慧,低調卻強勢的家庭背景,這些條件只要具備一項都是天之驕女,足夠令追求者趨之若鶩。他也曾經認為自己是喜歡她的,但是同一個時間,卻發現自己對紀翔的感情更加深刻。

她眼底偶爾映出的涔涔水光,原來他不是沒有發現,是一直抗拒去懂。

金皓薰突然覺得自己何其殘忍?他是不是,應該給這個美好的女孩,一個未來?

「依莉!」他快步追上了已在保鑣簇擁下正準備進門的她。

「我一直都知道的......一直都懂的。但......對不起,我總是在逃避......」

將家傳的飛天白玉同心結遞給女孩,果不期在她臉上看到迷惘與訝異。

「我知道這很突然,你願意接受它嗎?」

-------
終於....又把續章繼續寫出來了>"<
三個多月天天都在念書(+玩臉書XDDD)
充實 但總是掛心著寫文的事
希望靈感不要跑掉啊~~~~

& 歡迎私密留言幫我打氣(任性要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