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416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原創]欸!(BL)


只是那人醉後的習慣而已。

他拼命的告訴自己。

沒有所謂的喜歡,沒有所謂的曖昧,一廂情願的錯覺。

因為一覺醒來那人口中的"朋友"二字,會像鞭子揮舞在他心上的狠狠抽動,彷彿全身被打散般的疼痛。

如果可以更坦白就好。

如果可以更不害怕受傷就好。

如果可以更勇敢承認對那人的在意已經是深深的無法自拔就好。

可他總有許多話說不出口,為了保護他已近乎卑微的自尊。


他總想著,他們之間是多不公平。

他記著那人說過的話,每一字,每一句,生日喜好,家庭生活,還有曾經歷過的愛情。

他記得所有他的一切,每天每天,都在回憶,一絲一毫都不願意放過。

可那人總是在醉後一再的問他早已說過多次的答案,不在意的挑動他纖細的神經,殘酷的曖昧。

「欸,你是什麼星座的?」
你不知道這是你第五次問我的星座嗎?

「喔!我姊姊也是呢!所以我們一定可以處的超好。」
你半年多前就跟我說過了。

「這本書很棒,作者文筆超好,劇情也很細膩,推薦給你。」
恩,你推薦過了,而且我也看完了。

「咦?你喜歡這個作者啊?我也超愛他的。我們真是心有靈犀。」
我知道他是由你告訴我的。

「欸,我們昨天約幾點啊?」
需要我再提醒這是第幾次忘記嗎?

「那個妹真是超正的,要是能要到電話就好。」
你想聽我說包在我身上?讓我去幫你要?

「太棒了,你真是個好朋友。」
為什麼我還真的去幫你要了?

他想大喊夠了,可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不要去想,不要去相信,不要去思考也許有微乎其微的可能。

想過無數次的翻臉,結束這段沒有可能的傷心曖昧,想要狠狠咆嘯讓他們之間連朋友也做不成。

於是他撥通了那人的號碼。

「我們不要連絡了。」
這樣就可已死心了吧?

「欸?為什麼這麼突然?」
因為我不想再患得患失,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不想再,為你心痛了。

「你不記得了嗎?算了。」

「記得?我說過什麼?」

「沒有,是我的問題。總之,我們的『友誼』到此為止了。」

他特別加重『友誼』兩個字,提醒自己他們的關係僅止於此。

把通話中的手機掛掉,沒兩秒,手機又再響起。

是那人的來電。

他盯著來電顯示,久久不語,多麼希望手機就這麼沒電,希望他的勇氣能再多支持一會,直到他想接起的衝動也一起沒電。

鈴聲消失,他伸出一隻手指壓在off鍵上。

我應該把手機關掉,他想。

可那人的著急讓他有種被重視的錯覺。

因為連這樣的能產生甜蜜忘想的自己實在太可悲了。


嗶嗶--

簡訊聲響起。

『我說了什麼話讓你生氣?對不起,我道歉,接電話好嗎?』


嗶嗶--
『我真的不記得,拜託,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我有哪裡做錯了?告訴我。』

問題不在你身上,真的。

嗶嗶--
『回我簡訊,好不好,拜託你。我不想失去你這個好朋友。』

好-朋-友--!

嗶嗶--
『給我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不要生氣,我們好好談。拜託,不要這麼突然。』

你媽啦老子又不是女人。何況我們又沒在一起什麼給你機會。

嗶嗶--

嗶嗶--

嗶嗶--


於是在大量簡訊跟未接來電的摧殘下,手機如他希望的沒電了。

結束了。他想。

洗臉。他們不會再連絡了。

躺床上。心很痛,但很快就會不痛了。

裹上棉被。馬的男兒有淚不輕彈你哭什麼哭啊啊還跟娘們一樣包在棉被裏偷哭你是怎樣趕快哭一哭反正最多十八年啊不對明天又是一條好漢嗚嗚嗚嗚------


「你搞甚麼彆扭啊!」

咦?是在做夢嗎?

「哭成這個樣子......真是,我想生氣也......」

他睜開哭腫的眼睛,看到那人氣急敗壞的抓著他的領子。眼白有些紅絲,眉頭皺著,欲言又止。

那人冰涼的手指撫著他的眼睛。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不高興也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啊!」

我就是因為你才生氣的不出在你身上出在誰身上?我啊?

「拜託,理我一下,說說話吧!」

沒心情。

無預警的那人雙唇突然的貼合,接著物正是自己的。

然後是輕微的威士忌酒餘香。

「你做什麼!」

一股怒氣油然而生,拳頭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

又來了,又做這種事情攪亂一湖春水然後明天又再忘記是嗎?娘的老子是有這麼好欺負任你這樣調戲親不還口摸不還手嗎?

「你總算肯理我了。」那人驚喜的看著他。

敢情剛剛那只是要逼老子回應?拳頭毫不留情的再次出動。

「等,等等,你別生氣啊!啊!好痛,輕點......喂!你來真的?......欸。你別哭,欸?好吧!你打,打了能消氣你打!」

看那人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高舉的拳頭不爭氣的放下。

他看著那人,為什麼要來呢?為什麼要給他希望呢?

「氣消了?」那人像隻忠犬似的,討好的拿了沾了水的手帕涼鎮他的銅鈴紅眼。

「氣消了就別哭了。」

怎麼能,不哭呢?

「我沒有生氣。」
只是想死心了。

「沒氣就好,」安撫似的拍著他的背,將他的頭靠到肩上。「說吧,怎麼了?」

「你喝酒了?」沒好氣的聲音。

「唔,一點點。」

「騙人。」抽泣聲。

「真的,一點點而已。」

所以什麼事都做的出來,所以明天依然會遺忘,所以......只有我會傻傻的惦記著剛才那一幕。

「欸,怎麼突然說不連絡了?」

「欸,跟我說吧!」

一陣沉默。
「你怎麼進的來我家的?」他突然想到。

「咦?」

「你知道我的備份鑰匙放在哪?你只有之前喝醉來過一次,你記得?」

「唔......」

「你其實都記得的,對不對?」

「我......」

那人似乎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咄咄逼人,顯得吱吱嗚嗚。

「所以你也記得你前幾天跟我告白的事情吧?」

「這......」

「你是故意裝傻吧?是不想承認還是根本就在借酒醉耍我?」

「我沒......」
很好,進步了多了一個字。

「看著我當真了很好玩嗎?隔天突然改口說我們是好朋友是後悔了嗎?把我推上天堂然後隔天又當沒有發生的推下地獄很好玩嗎?」

那人愣著,被激動的他壓倒在地。

他不敢看,什麼都豁出去了。

「因為你愣住了。」那人複雜的望著他「我想,你還不能接受吧!我怕你疏遠我,我才......我才想裝做什麼都沒發生的。我不想連跟你相處的機會都沒了。」

「所以......」

「我那天講得是真的,我真的覺得你很好,我想跟你在一起。」認真的語氣。

「......」

「所以,你的反應,是喜歡我的,對吧?」

「欸,不要不說話啊!」

「欸,回答我啊!」

「欸。」

欸什麼欸?欸個X啊!

「你再不說我要再親你喔!」

愣了幾秒,在那人的唇貼上來的時候,他決定不管那人問什麼,都要保持緘默。

然後不去想著也許明天那人又不記得的可能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