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 Chateau

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24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8/16美濃行紀要


  在台灣,1分的稻作農地,平均成本(包含肥料、農藥、秧苗......等)是8,000元。在稻米平均1公斤23塊新台幣的價值下,1分地的農產價值,只有18,000元,而稻作需要四個月,換算出來,一個月1分地收入,只有2,000元。


  1分地有多大,現行制度下是293.4坪(1平方公尺=0.3025坪),大概是台北一間正常坪數小公寓的10倍。可以使用單位換算網站來查


  
穀賤傷農,低賤的經濟效益,造成台灣農業不被重視,大環境普遍的對農業不友善,農村青年離鄉發展,台灣農村結構逐漸高齡化。

  


  在我去的這個時節,已經是第二期稻作的時間了,七、八、九月氣候炎熱,蟲類會大量孳生,又容易有大水,代表著稻農的產量會減少,為了維持產量,成本又會增加,因此,通常稻農是不下田的。但是這位伯伯,還是努力踩著除草機,在翠綠的秧苗間,不辭辛苦的遊走翻地。

    
  


  除草機的原理,是用旋轉的鐵片翻土,將土壤內長出的雜草埋在土中,阻止雜草行光合作用。


  其實,現在的除草劑,早就做到丟進田中,靠著擴散就殺光雜草,而對稻作沒有影響。但是老伯伯說,他覺得自己還有餘力,他要用「有機」(雖然不完全)的方式,少一點化學藥劑,多一點自然,多一點人力,大家可以吃得更健康。


  我看著僅僅是一分多的農地,老伯伯慢慢的推著除草機,從頭走到尾,檔泥布上套著雨靴,一步一步的在泥濘的水稻田中行動。偶爾路過的爺爺奶奶們,都好奇的停下來看。


  「哎呀!他又再忙了。」


  「憨憨喔!這個時間還做。」


  農村的社會鏈結非常堅固,一個村子,人人都認識。這時候耕作,幾乎沒有利潤了,因此,其他的農民伯伯才會說老伯伯「憨憨」。


  老農民懂得選在下午四點,天有些陰,沒有太陽的時間工作,但是每從田埂的一頭走到另一頭,再走回來,往往要花掉快半小時,接著,老伯伯會休息一會喝水擦汗。

  
  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不就是一個想讓大家吃到健康米的理想嗎?



  

  最後走得時候,我看著老伯伯孤零的身影,不禁反思我們是如何看待農業這個"低產值"產業,相對於老伯伯對土地生產的使命感,高科技及石化主導產業及城市開發的思維,我們都可以再做思考。



----
後記:一直想把去美濃的衝擊感寫下來,但可惜,總是詞不達意,寥寥的紀錄下當時聽到的資訊,做為記憶。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用估狗查詢農業/農村價值的論述,農業真的不只是計算農產單位價值這麼簡單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