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 Chateau

關於部落格
那一年夏末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他此生看過最美麗的煙火。
  • 324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明三同人]煙花落下14


「妳跟金皓薰怎麼樣?」

蕭依莉回頭,看到紀大排招牌的戲謔微笑,神態優雅自若。她卻覺得,那嘴角斜傾的笑意,有些僵硬。
 

她有些恍神,只是想和關古威開個玩笑,沒有想到紀翔恰巧出現,不!也許,她是故意的,某種程度上,她嫉妒著這個奪走金皓薰全部心神的男人。


發現到紀翔眉頭飛快的隆起又歸於平靜,蕭依莉有些不能確定,眼前這個露出迷人微笑,像是隨口詢問的男人,背後有沒有向她打探真相的意思。

「紀翔,你的咖啡~」在隔壁間的小秘書,專業且俐落的招待紀大牌坐下,端上咖啡並把藝人們各自的行程放到桌上。

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平和,翱翔天際又將度過順利的一天,只除了她在回到座位時,不小心碰倒了蕭依莉放在桌上的皮包,更不小心的,一塊白色的玉珮輕輕的滑出了。

「咦?這不是小老闆的家傳玉珮嗎?」

霎時,三雙六隻眼睛直直的望向她。

一雙是疑惑中帶著探求。

一雙是驚惶中帶著不安。

最後一雙,卻是不可置信的平靜。

平靜的恍若死亡。


「啊!就是......」這三雙各自不同意味盯著她的壓力下,小秘書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以前金勇老闆拿給我看過,說是要小老闆送給未來的媳婦......」

疑惑的眼神亮了。

驚惶的眼神猶疑著。

平靜的眼神卻掀起了滔天巨浪。

只是一瞬間,莉鈴覺得自己該找個防空洞,躲起來免於一場世界大戰。

怎麼回事?不是應該高興的事嗎?莉鈴在心裡吐槽,該害羞的很驚恐,該恭喜的很憤怒,只有關古威的表情還算正常啊?

「啊哈。」乾笑了一下,轉向同是女性的蕭依莉「所以,小老闆把家傳玉珮送給依莉,代表著兩位好事近了吧?哈!」她拍拍依莉的肩膀,看著蕭依莉將飛天白玉同心結收回皮包內。「真是的,經理手腳真快,都沒跟我們說呢!呵呵。」

氣氛越來越尷尬,紀翔將視線轉到蕭依莉身上,剛要說些什麼,金皓薰跟姚子奇在同時進入辦公室。

莉鈴從來沒有這麼感謝過自家老闆,差點就飛奔上去抱著金皓薰的大腿痛哭。嗚嗚嗚~~老闆,人家都不知道自家的藝人這麼恐怖,嗚嗚嗚~~~

「經理~~子奇~~大家都到了,可以開始開會囉!」快速的轉移話題,莉鈴快步安著滿臉疲備的姚子奇到座位,並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金皓薰朝她點頭,沒時間去想剛才的氣氛是什麼原因,環顧了一圈自家藝人,在經過紀翔時略為停留一秒,才再度轉開。


「太好了,大家今天還是一樣準時。我來說明一下這週的行程。」

溫和的笑容,看不出絲毫的異狀,半個小時前還一副陰鬱的表情。莉鈴覺得自家主子如果不經營公司,真的很適合當演員。


*  *  *


開會的過程就在某種表面平靜,湖底卻暗潮洶湧的狀態下結束。關古威、蕭依莉跟姚子奇由各自的助理接走後,金皓薰叫住紀翔。

他露出一個充滿歉意的表情。「紀翔,抱歉,因為合約的關係,你這週沒有通告,我還請你來開會。」


「我本來想跟你談續約的事,不過剛剛周先生打電話來,有很急的通告希望等下能談。」小猴子強撐著微笑不敢看他,自顧自說著。「我們改約中午,順便吃個飯吧?」

「我記得你喜歡中西合併的料理,我們去附近新開的餐館好了,人比較少,不需要太遮掩。他的海鮮粥很棒,還有中式的點心跟一些比較西式的配菜,我想你應該會喜歡。」

沒有答話,彷彿一世紀那麼長,才聽到紀翔應了一聲。

「好。」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辦公室時,想到什麼的頓了一頓。

「有事?」金皓薰疑惑抬頭,心底冒著冷汗,紀翔直直盯著他的眼神太過熱烈,讓他腦袋有些發暈。

「恭喜你...」

「啊?」

「你跟蕭依莉的事......恭喜。」門邊的男人慢慢的轉動把手,一如他平日的優雅,但金皓薰卻感到那平靜下的某種洶湧--紀翔並不看他。

金皓薰不曉得該說什麼,昨天將家傳玉珮交到女孩手上並不是一時衝動,卻讓他們關係變得太過複雜,但,他又需要為他的誤解辯駁甚麼呢?

他很想告訴他,他與女孩之間不是他想的這樣,是他只能這樣的方式回報女孩的感情,甚至,女孩願不願意接受他還是一個問題。他不曉得紀翔是怎麼認為他和依莉已經在一起,只是盯著紀翔柔和的側臉逐漸轉開,咬著唇忍耐著差點衝出口的心意。

死心吧,這個男人不會愛你。他另有所愛,那個會陪伴他一生的女子美好而合適,不要說出口,不能說出口,那份難言的心意一旦被發現,他們之間再也回不到像夏日煙花下的那個夜晚的單純美麗。


「謝謝。」金皓薰低下頭,不再看著紀翔。

男人沒再回應,像貓一般安靜步履踏出,關上門。

在辦公室大門被關上後,金皓薰的手機再度響起,他接起來電,不意外的是周先生已經到了公司門口,他禮貌的寒暄幾句,並請周先生直接進來找他。

周先生市儈的聲音在手機中顯得更加尖銳,然後他聽到一句輕輕的「借過」。

『借過。』

金皓薰苦笑,連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都忍不住的追隨那個男人,只是輕輕的兩個字,因為是他,所以聽的比任何人都清楚,比任何人都深刻。眼中的酸意上漲,牙根有些緊繃跟疼痛,這樣的感情跟思念,割捨不斷,只能深埋,不再去聽不再去想,像酒一般藏在心底的地窖,靜靜發酵,靜靜等待佳釀陳熟,不能掀開品嘗,因為掀開了美酒會變成醋,只會酸的人發疼。

周先生進到了辦公室,他讓人把門關起。沒有意外的,對方依舊開出了極具誘惑的條件希望他放手。

金皓薰苦笑,放手?他不想放手,他想緊緊抓住不讓那個男人離開,但也許......

「不需要開出這些條件,兩周後紀翔不會在翱翔天際。」金皓薰對著周先生說。

他會讓他去那個女人那裏,緊抓的手指若無法放開,就剁了吧。

 

-----
嗯,從去年最後一次更新到現在,差不多也有半年,終於還是把這章寫出來了。
某荒一直有完結恐懼症,所以常常虎頭蛇尾留大坑,但這一次,紀大牌終於忍不住方口諷刺連肉都沒有(某荒抗議:明明就有!雖然是半套!)怎麼養這些狼仔,希望某荒早點進行讓兩人修成正果。所以,醞釀了許久的故事,還是鼓起勇氣把它表達出來。意思是,只會拖,絕對不坑!(被打)

本來想要在結束前給兩人一個H的,但,紀大牌就是不肯(紀翔:我絕對不會強迫皓薰。)所以,只有小小的清水到上部結束了。

預計再一章就要把煙花的上半部結束囉,下半部因為是描寫紀翔打打開心門,也會有些克烈斯的戲分,不過,因為某荒沒有玩過擴充的兩片跟甜蜜樂章,所以下半部內容大多會是自行腦補的部分,希望大家體諒杜雲芊、克烈斯或其他角色跟遊戲裡不同,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